湖北廳官全傢拒醫事件:領導警察被關門外2小時 社區女書記急哭

  • A+
所属分类:极速飞艇群
摘要

“我們社區、警察以及陳北洋單位的領導一起去瞭他們傢,他們兩個小時後才把門打開。”帥霞告訴記者,他們開門後就說,“你們當時不救我,現在痊愈瞭,你們又想讓我去隔離,

“我們社區、警察以及陳北洋單位的領導一起去瞭他們傢,他們兩個小時後才把門打開。”帥霞告訴記者,他們開門後就說,“你們當時不救我,現在痊愈瞭,你們又想讓我去隔離,我們不接受。”之後就讓所有人離開瞭他們傢,再也不開門瞭。

(健康時報記者 王艾冰)“我們小區陳北洋全傢3個人都確診瞭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是拒不住院,就在傢待著。”2月13日下午,來自武漢市桃山村小區數百業主的一封求助舉報信在疫情期間引發關註,“感染”、“拒不隔離”,這幾個關鍵詞顯得尤為紮眼。

2月24日,湖北省紀委監委通報此事的處理結果:在本人及其傢人確診新冠肺炎後,不服從集中隔離、入院治療等措施,並違規出入公共場所,影響惡劣。陳北洋受到留黨察看處分,並降為一級調研員退休待遇。

“我現在吃不下,正好你打電話,我就跟你說一下整件事情。”2月13日晚8點,負責桃山村小區的茶港社區書記帥霞剛剛把陳北洋一傢三口送進隔離點,還沒有吃晚飯,接到記者電話,心情五味雜陳。

發現確診:一傢3口被確診,聯系多傢醫院均無床位

根據披露的信息,陳北洋退休前任湖北省司法廳副廳長,分管辦公室(監獄勞教應急指揮中心)、計劃財務裝備處、機關服務中心等部門。

“在這場新冠病毒災難面前,我們一傢人也是受害者,說心裡話,我們也想去醫院治療,但一直沒如願,我們也度過瞭極其艱難和無助的時候。”一封署名為陳北洋的道歉信介紹瞭這個過程。

“我們傢3人在1月26日前後拍CT疑似感染瞭病毒,就來到位於桃山村小區的房子隔離。期間我們也做瞭核酸檢測,2月3號檢測結果為陽性,第一時間將此情況向張傢灣社區等處作瞭匯報,請求幫忙聯系醫院讓我們能得到救治。在此期間我們除服用醫生開的藥外,還通過朋友關系請李躍華醫生上門給我們治療。”這是陳北洋在致歉信中提到自己與傢人確診及治療的過程。

“2月3日,原本傢住張傢灣小區的陳北洋一傢3人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我也是當天接到通知,他們已經搬來桃山村小區居住瞭。”帥霞向健康時報記者介紹。當時,剛聽到這個消息時,她非常震驚,因為那一天,桃山村小區剛剛貼上無感染小區的牌子。

“接到消息後,我立馬給陳北洋的兒子打電話,說你們是確診病人,千萬不要出門,需要什麼告訴我。”帥霞告訴記者,他們當時都答應瞭,第二天我就按照規定給街道上報,申請床位,但是他們之前所居住的張傢灣社區那邊也在報,經過商量,由張傢灣社區報。

帥霞告訴健康時報記者,接下來一周的時間裡,她的工作就是確保他們不出門,她每天跟物業叮囑,對他們傢進行消毒,每天問他們需要什麼,然後幫他們買瞭送到傢。

帥霞管轄的茶港社區位於武漢市武昌區水果湖街道,這裡包含24個小區,7000多戶居民。帥霞無奈的說到,“因為張傢灣社區說他們負責報,所以這段時間我就一直關心我社區裡那些重病的病人,沒有把他們當成最需要關心的居民。”

“直到2月10日,床位一直沒有申請下來,張傢灣社區表示一直在報,但都沒有結果。”帥霞告訴記者。

2月22日晚,健康時報記者聯系瞭陳北洋道歉信中提到的醫生李躍華。

李躍華回憶,第一次見到陳北洋是1月30日下午5點,那個時候,陳北洋已經連續發燒10天。1月29日晚,陳北洋兒子的病情急劇惡化。“他們撥打瞭120求救,準備把處於危險境地的兒子送去醫院搶救,先後跑瞭3傢醫院,折騰瞭一夜都無法入院。”

“我去到他們傢最大的感受是他們全傢都非常害怕這個病。”李躍華介紹,每次去他們之間的交流都不多,隻是說一些病情恢復情況。即便是在傢裡也會戴著口罩,他認識的陳北洋話不多,非常謹慎。

動員隔離:“我們自己感覺緩解瞭,為什麼還要住院?”

帥霞告訴健康時報記者,她得知他們拒絕入院的消息後,立馬給陳北洋的兒子核實情況,他們也承認瞭,理由是,“我們已經好瞭。”

“你們屬於確診病人,想要解除隔離的話必須要做核酸檢測。”帥霞強調到,現在鄰居都很恐慌,你們先不要出門瞭。給他們打完電話後,帥霞馬上給警方打電話,請他們明天一起去陳北洋傢,勸他們隔離。

帥霞告訴記者,“當時我想要是他們不同意的話,我隻能到他傢門口貼封條,如果他要買什麼東西,我就拆瞭封條把東西送到他們傢裡去。”

那天,桃山村小區的居民開始陷入瞭恐慌,各種真真假假的信息混雜著對帥霞的抱怨接踵而至。

晚上帥霞在桃山村小區居民群裡簡單的澄清事實後說,“我手機24小時開機,歡迎你們詢問。”那一晚帥霞無眠,第二天早上上班之前她吃瞭控制血壓的藥物之後,高壓還是160。

“第二天上班後,我就接到瞭區裡的電話,讓我一定要把他們三個送走。”帥霞介紹,但是,現在陳北洋一傢都覺得自己好瞭,之前想去醫院沒有床位,現在去醫院會二次感染,所以他們才不願意。

“2月12日下午,我們社區、警察以及陳北洋單位的領導一起去瞭他們傢,他們兩個小時後才把門打開。”帥霞告訴健康時報記者,他們開門後就說,“你們當時不救我,現在痊愈瞭,你們又想讓我去隔離,我們不接受。”之後就讓所有人離開瞭他們傢,再也不開門瞭。

帥霞等人在陳北洋的樓下從下午3點等到瞭6點,無奈有人提議,讓防疫站的人來對他們進行核酸檢測。

“他們也同意這個方案,並承諾,如果是陽性一定去醫院,如果是陰性就自己在傢裡隔離14天不出門。” 帥霞介紹,晚上9點,防疫站的工作人員對他們進行瞭核酸檢測。離開陳北洋的傢時,為瞭讓小區居民放心,帥霞在他的傢門口貼上瞭封條。

終於說服:連續勸說兩天,一傢成功入住隔離點

2月13日下午1點,陳北洋一傢的核酸檢測結果顯示全部為陰性,考慮到眾多居民的想法,帥霞堅持勸說他們一傢進隔離點。這個勸說一直到瞭晚上8點。

“你們現在是陰性瞭,但是兩次陰性才算,你們可以先到隔離點去。”帥霞告訴記者,因為陳北洋他們一傢人多次表示,隻信任我,所以我說的話還是會聽的。

經過整個下午的勸說,陳北洋一傢最終同意去隔離點隔離。記者問帥霞用瞭什麼方法,她無奈地說,“可能是覺得我最近對他們真的不錯吧。”

帥霞介紹,他們開車把陳北洋一傢送到指定隔離點後,由於隔離點沒有被褥,他們就幫陳北洋回傢取,隔離點空調沒開,帥霞和領導就去給他們借瞭電暖器。

當天晚上十點采訪結束後,帥霞給記者發來瞭一段話,她說,“我剛剛又去隔離點給他們送瞭一些衣服。離開的時候,陳北洋跟我說,‘這裡邊隻有你是好人。’”

“我說我不想做這個好人,隻要你們能夠得到最好的治療、最好的照顧就可以瞭。”帥霞回復道,並囑咐他們,“你們現在是陰性瞭,但是還是得再做一次核酸檢測,要兩次陰性才算。”

2月16日,陳北洋一傢再次進行瞭核酸檢測。“他妻子的核酸檢測結果又呈陽性,按照隔離點的規定已經送到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進行治療瞭。”2月20日下午,陳北洋所在街道的負責人告訴健康時報記者。

“解除隔離和出院必須要同時達到三個標準,首先是必須檢測兩次核酸檢測為陰性;另外,胸部CT顯示基本吸收;同時還要伴有大幅度癥狀的減輕。”一名醫護人員告訴健康時報記者,陳北洋妻子核酸檢測結果一次陰性一次陽性很有可能是因為妻子本身並沒有完全好轉,是需要進一步入院治療的。

2月13日那次采訪的最後,帥霞哭瞭。她告訴健康時報記者,面對疫情必須接受隔離,同時最不希望看到的是生病的居民受到委屈,因為誰也不願意生病。

“這是我這段時間第二次哭,第一次是2月3日聽到其他社區有人去世瞭。”帥霞哭著說,因為我最怕的是我承擔不起這麼多居民的生命。

記者從帥霞的朋友圈看到,她還是一如既往的忙碌著,忙著召集志願者、忙著送物資給低保戶和一線醫護人員傢屬等。

她的最新一條朋友圈中這樣寫到,“怨自己沒辦法為大傢遮風擋雨,你們都是我前進的支柱,隻願風雨過後能見彩虹。”

湖北廳官全傢拒醫事件:領導警察被關門外2小時 社區女書記急哭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